连云港化工机械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化工机械厂家

人工智能干掉人类还有多远

时间:2022-06-23 来源网站:连云港化工机械网

人工智能干掉人类还有多远?

2018-11-08 19:00来源://

原标题:人工智能干掉人类还有多远?

ai 生成一幅画,卖了300万。

这对艺术界和人工智能研究意味着什么?

人工智能已经逐渐融入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从下棋、写作到自动驾驶,在这不可逆的大趋势下,ai涉及到艺术领域也就不奇怪了。事实上,就在几天前,佳士得拍卖行刚刚以432500美元(约合人民币300万)的价格卖掉一件ai艺术作品,一张名为“edmond belamy的肖像”的模糊面孔。这个成交价比最初估算的价格整整高出43倍。

“edmond belamy的肖像”(2018年)由一种称为gan(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的ai算法创作,于10月25日在纽约佳士得拍卖,成交价432,500美元

这是佳士得第一次拍卖ai艺术作品,在那场拍卖会中,该作品是最后一件拍品,在它之前有jeff koons,banksy和christo这些大师的作品。而“edmond belamy的肖像”成为当场拍卖中排名第二昂贵的作品, 仅次于排名第一的andy warhol的10个版画集。

andy warhol的10个版画集,myths(1981),成交价780,500美元

“edmond belamy的肖像”高昂的成交价瞬间引起争议,争议焦点主要集中在两个问题:

一:既然是ai创作的作品,那么每个参与编写代码的工程师是不是都应该分享作品的拍卖收益?(1000美元或许懒得惦记,那43万美元呢!?)

二:ai自动算法创作的图像,真的可以被视为艺术作品吗?到底谁是艺术家?

回答这两个问题前,我们还是回到这件“edmond belamy的肖像”,了解一下它的来龙去脉。

这件作品是由一个叫做 gan(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 的ai算法生成的,而该算法的开发者是一个名为obvious art的团队。 这个算法的目的就是探索如何能将艺术与人工智能结合起来。根据obvious art团队创始人之一hugo caselles-dupré的说法,gan 的算法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图像生成器,另一部分是图像鉴别器,”他解释道。“我们为这套系统提供了从14世纪到20世纪之间15,000幅肖像画。当生成器根据数据集合生成新的图像时,鉴别器会去鉴定人类创作的图像与生成器创建的图像之间的差异。一旦生成器骗过了鉴别器,使鉴别器认为新生成的图像是人类创作的…那么我们就得到了一个结果。”

obvious art联合创始人; pierre fautrel,gauthier vernier和hugo caselles-dupré。

他们仨没有艺术专业背景

当ai可以自主创作艺术作品时,谁才是这件作品的创作者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换句话说,作品卖的钱该归谁?显然不归ai机器人。那么,是应该归那些给ai编程的工程师还是最终使用这项ai技术的人呢?请注意,我们不是在讨论adobe公司出品的软件,而是能够用自动算法生成图像的人工智能。

当有记者问到这件作品的版权归属到底算谁的时,佳士得拒绝发表任何评论。对此表现出强烈质疑的倒不是艺术机构,而是致力于探索人工智能与艺术结合的其他业内人士。事实上,gan的ai算法并非完全原创,其核心代码构建灵感来自于一位19岁的高中毕业生(同时也是一位艺术家)robbie barrat发布在代码开源社区github上的一套算法,虽然这位天才高中生发布的代码是开源的,但一旦这套代码被拿去做了商用并赚了很多钱,原始开发者自然会跳出来质疑。robbie barrat说,自2015年起,就有很多人在使用gan类似的ai技术来创作,两年前,当他17岁时,他做了一个与obvious art开发的gan ai算法完全相同类型的项目并将代码发布到开源社区,而obvious art正是挪用了他的算法。“人工智能和艺术领域没有人真正认为他们是艺术家 - 他们更像是营销人员。”在评价obvious art时,robbie barrat如是说。所以,版权到底应该归谁的问题,到现在也没个结论,obvious art承认他们借鉴了robbie barrat的代码,但并不承认盗用,所以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编写代码的工程师并不一定能拿到钱。

robbie barrat在意识到自己给他人做了嫁衣之后,发出愤怒之吼

如robbie barrat所言,在ai与艺术结合领域,obvious art并不算开拓者。如果要追根溯源的话,在过去的50年里,早就有一些艺术家开始编写计算机程序来创作艺术了。这种形式最早的实践者之一是harold cohen,他编写了aaron程序——一个旨在自主创作艺术品的计算机程序。他通过数字技术呈现的他的艺术创作,被称为 “算法艺术”。

harold cohen 和他的算法艺术作品

“算法艺术”要求人类艺术家编写具有实际视觉效果的详细代码,艺术家还可以根据需要调整算法以生成所需的输出。这也意味着,人类艺术家会带着明确的“创作意图”对创作过程施加控制。这样的创作成果,在艺术界算是没有什么争议的艺术作品。因为判定的基础就在于:创造的方向和任务是否是由人类在主导控制。当然,仅仅因为机器几乎可以自主地制作艺术品,并不意味着它们会取代艺术家。它只是意味着艺术家将拥有一个他们可以使用的额外创作工具,ai与艺术家甚至可以说是“合作关系”。心理学家daniel e. berlyne 几十年来一直研究美学心理学。他发现新奇,惊奇,复杂,模糊和怪癖往往是艺术作品中最强大的刺激因素。而ai的任务,往往就是被设定为创作新奇、惊奇、模糊的东西。

由罗格斯大学的艺术与人工实验室开发的aican算法,创作了“多面无知”,在2018年法兰克福书展上展出

当计算机程序被用于创作艺术作品时,人类艺术家总是对创作过程施加重要的控制因素。但是如果一台机器被编程为自己创造艺术,几乎没有人参与呢?如果它是这个过程中的主要创造力呢?如果它创造出了一些新颖,引人入胜和动人的东西,ai可以取代人类艺术家吗?

目前主流观点认为,ai还不能取代人类艺术家,因为虽然它可以生成艺术品,但它生活在一个缺乏社会背景的孤立创意空间中。另一方面,人类艺术家受到人,地方和政治的启发,他们通过艺术来讲述故事并理解世界。人类策展人可以在我们的社会中创作并连接到我们周围正在发生的事情,ai则缺乏这些。像“edmond belamy的肖像”这样的作品,也是属于这一类——其过程虽然是ai完成的,但创作意图是人为设定的。不过,“edmond belamy的肖像” 的出现,意味着ai和艺术家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了,因此对于第二个问题的答案,拥有悲观想法的人并不在少数。ai的一大特点是拥有自主学习能力,假以时日,ai自主学习的能力一旦甩开人类的创作意图干预,突破了模仿或人类预先设定的壁垒,带着自发的创作意图开始进行创作时,谁还敢说ai取代不了艺术家?如果ai可以取代艺术家,那我们人类的存在价值还能剩下什么呢?

讲真,创造力,是人类最后的底裤...

-fin-

这个夜晚,望京小腰变身法式晚宴了

http://www.allove.com/

http://www.allove.com/

http://www.allove.com/

http://www.allove.com/

http://www.allove.com/